與當地人交朋友: 邀請自己,登堂入室

如果你以為可以仗著同樣身為亞洲人的優勢就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地交到緬甸朋友,那你就算沒有大錯特錯,也是在根本上忽略了東南亞民族與文化的多元性。緬甸西北與孟加拉和印度接壤,北與中國為鄰,東南方與泰國共享約莫兩千公里長的邊界,姑且先不論歷史上的恩怨情仇,在宗教信仰、語言、政治、文化方面,這些國家從來就不是可以用一個”東南亞”的框架一概而論,而想必遠在海峽另一端的台灣自然又是有點疏遠的了。

禮拜五的工作日後,喝著三合一的卡布奇諾,迎著仰光熱季只有清晨或黃昏才會出現的些許微風,我與新進的志工們在員工宿舍裡閒聊瞎扯打發這個有點慵懶的小周末。

聊著聊著就問到大家平常假日時間都在做什麼休閒娛樂,畢竟在仰光的社交機會有限,以家庭和社群為生活重心的緬甸人下班之後大半都回家了,而我們這些隻身來緬甸工作沒家庭沒朋友的外國人,只好想辦法自己找點樂趣或組織些小聚會自娛娛人一番。

不知怎麼地,那個才來兩個星期的英國男生突然迸出一句「緬甸人永遠都不會邀請你(指外國人)去他們家。」雖然不知道這是那來的結論,但常常到緬甸同事家作客的我一定要立馬幫緬甸人說一下話。緬甸人也許比較保守,但在我的印象中緬甸人也是挺好客的,宗教慶典、婚喪喜慶、散步野餐、唱KTV,或是被邀請或是我自己發起,一年半以來我也造訪過不少緬甸朋友的家,而且往往還離不了滿桌的食物和親朋好友鄰居的熱情招呼。「這是因為你長得跟他們比較像啦!」孟加拉女生說。然後他們問我一切是怎麼開始的,我的答案很簡單,但這些朋友聽了似乎有點不敢置信。「我就邀請我自己阿!」我說。我指的邀請自己當然不是說給初相識的緬甸朋友,然而人與人的關係本來就是互相的,久而久之當雙方釋出善意並且讓對方知道我是一個可以親近的人,他們對我「邀請自己」這件事也就不是那麼見怪了,甚至還跟我說與其等待被邀請,我當然可以邀請自己去他們家走跳。然而,英國男孩和女孩們似乎仍然覺得「邀請自己」終究不是他們會採取的行動。

但也許真得因為臉孔的相像或是中華文化的影響,我與當地人的距離在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拉近了一些。

族群多元的緬甸,尤其華裔人口眾多,有人來經商、有人是國共內戰後走不了乾脆就以他鄉為故鄉的戰後國民黨遺民、有人看準了緬甸開放的市場和豐富的資源磨拳霍霍大舉投資。至於大部份我碰到的台灣人都是來做生意的,像我一樣在NGO工作的,我還沒碰過第二個台灣人。

走在路上已經被在地的緬甸人問了不下三次的路,當地人常常也以為我是緬甸人,即使我連緬甸傳統的長裙都還沒穿上。

據說我們的臉孔長得跟東北邊Shan State或是東南邊Kayin State的少數民族很像。Shan State東邊與中國接壤,跨越邊境娶嫁買賣本就稀鬆平常,在那裡的人多會講一些中文;Kayin State的少數民族皮膚偏白、輪廓與我們也相似,我下鄉的時候當地人甚至跟我說在地方言。根據同事轉述那不可考的民間傳說,Kayin境內的少數民族在千百年前從長江一帶遷徙到現在所居地,所以我們的祖先說不定來自同一個地方。

然而即使如此,在緬甸,身為亞洲人也許比起金頭髮白皮膚的西方人來得比較不那麼「外國」,但這不代表與當地人變成朋友是得來全不費功夫。在緬甸人眼裡,尤其面對不太會講緬語的我,我終究是個外國人,那些拿著比較高的薪資、享受多幾天的年假、每七十天要出境加簽的時候還可以順便度個小假的外國人。這些不對等的關係無形中劃出了一條隱形的界線,一條大家都心照不宣也不會刻意提起的敏感神經。除非自己願意加倍努力去打破人與人之間的疆界、主動在工作之餘多付出一份誠摯的關心問候、或是在周末時吆喝一同出去喝茶看電影…,不然我也只是那些來來去去短暫居留的眾多外來者之一,留不下什麼,也帶不走什麼。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與當地人交朋友: 邀請自己,登堂入室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