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驟雨過後

六月中,安達曼海上的熱帶氣旋還沒成型,但那來了又去的午後雷陣雨已經讓排水系統不良的仰光街頭不勝負荷,馬路瞬間變成大河好像已成了生活常態,坑坑洞洞且與水溝相間的人行道也被湍急的雨水淹滅。也好,這來去匆匆的暴雨剛好澆散了熱季的酷暑,沖淡了因為高溫而濃烈地劃不開的熱浪 –  那是種混雜著柴燒、魚漿、閹製品和咖哩的仰光獨有的熱氣流,五味雜陳、又腥又辣。

斷掉的電又回來了,驟雨過後,迎來的是鄉間小路上野薑花的清香、小販古調似的叫賣聲、伴隨著鄰居對緬甸國家足球隊在SEA GAME[1]進球的勝利吶喊。

這樣的雨,我是可以接受的,至少跟那不分晝夜一天二十四小時不停歇的暴雨比起來,雨季的前奏還不至於限制我的活動自由,它最多就是讓周末增添了一份慵懶的氣息,最適合窩在我家陽台的懶人椅上聽聽路人看看閒書,也可以起個大早搶在雷陣雨報到之前去印度大使館拉拉筋呼呼氣,體驗一下傳統的印度式瑜珈。

Rain at the darknessFlooe

正因為體驗過了東南亞熱帶暴風的威力,對於緬甸真正的雨季我還是記憶猶新又戒慎惶恐的,在停水停電的員工宿舍望向窗外是那被湍急的水流絆住無可進退的可憐車輛,大金塔旁原本熱鬧的露天市場也已經水深及腰、人車皆無法前行,還記得我因為車子發動而引起的強大水流推行而跌倒在黑夜的仰光街頭、雨水還沖走了我剛買好的蘆筍和水果…,那都是去年的事了,現在想起來還是替自己捏一把冷汗。

今年年初趕在雨季來臨前,不知道是不是為了防範淹水,辦公室門口的馬路已經趁著乾季的時候墊高了一層,雖是治標不治本,然而仰光市政府好像已經心一橫覺得仰光的淹水問題是沒救的了,看不出來有要翻新排水系統的意思,也許是預算不足吧? 從長滿壁癌快要崩壞的古蹟建築到日韓進口排滿黑煙的二手公車,整個仰光需要翻新的地方太多了。與其去對抗大自然的力量,市府決定在港口旁的天橋加装手扶梯,看起來摩登又新穎,就像所有進步又便利的大城市那樣,只是我真不知道當水淹到連車都沒辦法開的時候,大部分的仰光市民對這新建的手扶梯會有多少感激。

Escalator

down town

[1] South East Asian Games, 每兩年舉辦一次的東南亞運動會,參賽國家有東協十國加東帝汶。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寫在驟雨過後

  1. 我好想念我們趴在地板上放海浪的聲音,以為自己在海邊XD  我好想念那個下午、那個午覺,下次再一起去看電影吧~ 在此之前妳要好好照顧自己,加油~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