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摯友來訪,我們都變了,卻也沒變

十月是個充滿驚喜又值得慶祝的一個月!

驚喜的是有朋自遠方來,以色列友人和他的男朋友相約行腳亞洲,印尼-泰國-緬甸,我們終於在七年之後又一次重逢! 世界的兩端在仰光相遇,時間和空間的錯置讓我有種說不出來的奇妙感。值得慶祝的是我們對世界充滿好奇、擁抱未知的精神並沒有因為光陰的流轉而消逝,七年過去,我們都經歷了許多,但人的本質還是一樣的,這點讓我歡喜,非常非常。

還記得那是2009-2010年冷颼颼的冬季,Dijon 小鎮也就只有那一兩家酒吧是我常跑的,好像叫La Chat Noir吧? 黑貓酒吧,那是我們第一次見面的地方。城市小的好處就是聚會很好約,因為人不多、可以去的地方也不多,問問幾個人大概就知道那周哪裡有表演、電影、節慶…等,吆喝動員起來很方便。一直到現我還是偏好住在小城鎮,到哪裡都會聽到有人喊我的名字,在菜市場、美髮廳、電影院、酒吧,我喜歡這種屬於一個城市的感覺,提醒著我真的曾經或正在生活過。

黑貓酒吧就是我們幾個沙發衝浪客每周固定聚會的地方,其實我在Dijon也從來沒當過couch surfer或是host別人,因為我的宿舍就那麼一個小小的房間,一個人住都嫌擠。為了想多練習法文順便認識新朋友,我這小小留學生鼓起勇氣一個人走進黑貓酒吧,在那之前我誰都不認識,而討厭的鄰居讓我對Dijon這個地方的人沒什麼好感。跟Dijon比起來,我反而覺得巴黎人好相處多了,也許這會跌破很多人的眼鏡,因為巴黎人是出了名的驕傲不屑又愛抱怨的,可想而知我是有多討厭那些吵鬧又沒禮貌的鄰居們。我和這位可愛的以色列朋友就是這樣在黑貓酒吧認識的,當時的他背著吉他來到法國小鎮Dijon,住在沙發客家,每天在鎮裡各個有舞台的場合都有他自彈自唱的身影,他說他的夢想是成為音樂家。我們自從在黑貓酒吧相識之後馬上變成麻吉,因為他實在是太會開話題聊天了,而且對很多事物充滿好奇但又不會妄下批判 (我最討厭有些人自以為閱歷豐富而喜歡幫人家下定論),這種開闊的態度讓我跟這個朋友很快親近了起來。同時跟我們很要好的還有另外一個澳洲姐姐,我們互相串門子、野餐、唱歌、聊人生和夢想。

那年的我做了一個改變人生的決定,就是我不想考外交官了,現在回想起來這個決定似乎沒什麼了不起,但對當時的我來說根本就是人生沒了方向。在法國的一年有很多空閒時間想想自己、看看別人、體驗許多生命中的第一次 (第一次體驗農場人生、第一次喝紅酒喝到暈、第一次看到雪、第一次抽菸、第一次一個人踏遍了那麼多地方…),然後一瞬間世界就在我眼前,很大、很廣、很美麗。我之於廣闊無垠的世界,完全自由,彷彿我可以無止無盡地暢快且自由地奔馳著,就這麼一直無限可能地奔馳著,朝向未知的遠方。於是我跟Boaz分享了這個困擾,也就是我突然不知道該做什麼了,我只知道我不會去考外交官,原本以為外交官可以翱翔,但我發現他其實是另外一種限制,外交官沒辦法自由地選擇想去的地方,外交官的人生只能被人決定,而那是沒辦法自由自在奔馳的。

突然的領悟也讓我失了方向,我只知道世界很大,但仍沒想清自己該站在哪或是往哪個方向走,我好煩惱,直到有一次Boaz跟我說”To change is okay, there’re so many possibilities, it’s normal that there’s more than one option.”。他的這段話跟了我好多年,一直到現在,然後成為我對生活的態度。是阿,改變也許有點可怕,因為不知道有什麼在未來等著,不知道舒適的日子在遠方還有沒有,但這種不確定性不就是生活的動力嗎?因為不知道,所以才會想試試看阿,走過去之後才會知道前方有什麼,不管是什麼,應該都會是新的東西吧,只要是新的東西我應該都會是開心的。

在不斷移動的過程中,我真正感受到了什麼是"時間",時間就是每一個現在,過了就沒了。人來人往、我停留、我也離去,每一次相遇就代表另一個離別,我們流連在機場航廈、火車月台、船舶碼頭,說再見,即使我們不知道下次再見是何年何月。曾經有一段時間我很認真地記錄每一個人每一個當下每一個細節,像儀式一樣,拍照、寫字、然後沒事就把回憶像幻燈片一樣播他個幾回。然而悼念所有逝去的美好之後換來的是一陣陣惆悵。後來我不再刻意地想抓住每一個細節了,反正會記得的就是會記得,就算沒有任何蛛絲馬跡提醒著;而會遺忘的也不需記了,失憶有它的原因。為了不要有遺憾,我學會認真感受每一個當下,每一個邀請和讚嘆都是真誠,因為我沒有時間虛假。

七年了,Boaz還是在一樣的餐廳工作、曾經自費出了幾張唱片、拍了一兩支MV,他還是彈著吉他繼續唱著,但現在他只唱給自己聽了,有時他也參加音樂祭、辦辦發表會,來的人都是親友團或是朋友的朋友。他說”成功的音樂家或歌手都需要行銷和廣告,但我只想花時間做音樂,做我喜歡的事”,於是他最終沒有成為大紅大紫家喻戶曉的音樂家或是歌手,但他試過了,現在的他依然開心地生活著,仍是對未知充滿好奇、對生活充滿熱情地生活著,然後常常講出很有哲理的話,就像我們當初見面時一樣。Boaz現在在學習日式針灸(或是穴道按摩什麼之類的),因為他想這是一種跨國界的技能,就算走出了以色列他也可以工作。我說”七年不見,Boaz你還是認真享受著生活,就像我當初認識你一樣”,他說”無論做什麼事,是不會悖離享受生活太遠的”。即使改變一直都在,我們的初衷是不變的,我們認真生活著,也為他人的認真生活而歡喜。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