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一遭淹大水:天災,讓緬甸從孤立走向國際

原文於27/10/2015刊載於udn轉角國際,寫於颶風過後的緬甸。 雨季來臨,去年在仰光大金塔旁的菜市場路因為暴雨而水深及膝的場景,我還餘悸猶存,剛發動的汽車引擎牽引著強勁水流,一個不小心沒站穩我半個人就跌入水流中,手上剛買的蔬菜水果不知去向,最後終於頂著一隻拖鞋狼狽地爬回家,等著我的卻是停水停電和幾乎快把窗戶吹破的暗夜勁風,望向窗外只見每日上班必經的小路早已淪陷於洪流中。 Advertisements

難民?移民?生與死的分際

原文於15/10/2015刊載於udn轉角國際,寫於因為敘利亞內戰而引發歐洲難民潮的2015,願所有難民都能先被視為一個如你如我的個人,有著靈魂、家人與夢想。 http://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3/1245567#sup_2_source 講到難民你第一反應會聯想到什麼?是蓬頭垢面、衣衫襤褸、沒分沒文的流離失所者,只能靠接濟度日,並且成為社會的負擔?還是穿戴整齊,手拿智慧型手機的中產階級,甚至花了幾千美金,向仲介買了一趟非生即死的逃難旅程,僅只是渴望千鈞一髮之後能在新大陸安家立業,把所賺不多的錢寄回故鄉,幫助那些來不及走或無法離開的親人們?

敬那為了看連續劇而拚命在八點之前把功課寫完的九零年代

原文於29/07/2015刊載於關鍵評論網 http://www.thenewslens.com/post/187872/ 在緬甸生活一年半以來最妙又最莫名的經驗就是跟大家一起去唱KTV,妙在我竟然可以和當地朋友一起合唱台灣流行音樂,我用中文唱、他們用緬文唱,有一搭沒一搭地竟也是一口啤酒一口鹹酥雞就唱到了地老天荒;而說這KTV唱得莫名,因為無論老歌、新曲、中文、英文在這裡一律都有緬語版本,有什麼會比看著緬甸人用緬文唱著劉德華的忘情水或是珍妮佛羅佩茲的Let’s get loud還逗趣莫名的呢? 在大眾休閒娛樂仍停留在看連續劇或是拿把扇子喝茶話家常的緬甸,所謂樂趣還是要靠自己找,跟大家一起去唱歌就是我最大的樂趣之一,即使有歐洲同事對於在大家面前給自己舞台唱歌這件事依然百思不得其解,就像我也從來無法理解為什麼英國人一定要喝到醉才會跳舞是一樣的道理。

寫在驟雨過後

六月中,安達曼海上的熱帶氣旋還沒成型,但那來了又去的午後雷陣雨已經讓排水系統不良的仰光街頭不勝負荷,馬路瞬間變成大河好像已成了生活常態,坑坑洞洞且與水溝相間的人行道也被湍急的雨水淹滅。也好,這來去匆匆的暴雨剛好澆散了熱季的酷暑,沖淡了因為高溫而濃烈地劃不開的熱浪 –  那是種混雜著柴燒、魚漿、閹製品和咖哩的仰光獨有的熱氣流,五味雜陳、又腥又辣。

「這裡很安全, 這裡沒有穆斯林…」

原文於04/06/2014刊載於獨立評論@天下  http://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52/article/2899 想要在寸土寸金的仰光找個可以落腳的居所本來就不是一件容易事,除了必須用現金一次付清一年份的房租之外,屋裡的抽水馬達堪不堪用、鋼筋結構是否安全、水塔有沒有生鏽、電線管路需不需要更換、以及雨季淹不淹水….等都是決定入住與否最重要的考量。然而,在緬甸,並不是只要有錢就可以入住心目中的理想房舍。比如說,很多屋主是不願意把房子租給穆斯林的。

LGBT 照亮仰光周末夜: 跨界、人權、與歸鄉的緬甸人

原文於23/11/2014刊載於獨立評論@天下  http://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52/article/2107 對於習慣在工作後去酒吧裡小酌一杯或參加派對的許多外國人來說,仰光的夜生活相對貧乏許多。極度重視社群和家庭的緬甸人下班之後很少會在外閒晃,肩負照顧家庭責任的女性更是必須返家。緬甸傳統的茶店文化也與歐美國家的酒吧文化大相逕庭。在歐美國家,夜店或酒吧是個社交的場合,獨自一人前往也可以跟路人談笑風聲、可閒扯、可調情,當然也可以不受拘束地獨自小酌或縱情狂歡。這些酒吧、夜店或咖啡廳就像個舞台,讓來自四面八方帶著各種期待的人們去展示自己,在這些場合裡,什麼故事都有可能發生。

轉型中的緬甸: 昔日的援助孤兒 今日的國際新寵…更好 或 更壞?

原文07/07/2014刊載於獨立評論@天下  http://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52/article/1599 世界盃足球賽在巴西正打得火熱,而在太平洋的另一頭,一場緬甸國家隊和日本大阪櫻花隊(Cerezo Osaka)的足球友誼賽也在午後炙熱的仰光舉行。此場比賽是日本與緬甸建交六十周年的系列活動之一,主要由一個從事發展與和平工作的日本非政府組織贊助。自從緬甸於2011年宣布由軍人政府轉型為文人政府之後,不只國際上對緬甸的投資增加了 (Foreign Investment),許多已開發國家(尤其是西歐、北歐、美國等傳統援助大國)對緬甸的援助資金(Foreign Aid)也陸續湧入[i],在2011年之後進駐緬甸的國際非政府組織(INGO)較2011年之前成長了約35%[ii],此一趨勢反映出聯合國與歐美國家對緬甸解除經濟制裁之後,資金、商品和人力的流動更為順暢;然而,這些國際援助背後的政治性目的和其對緬甸的深層影響可能更值得探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