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的勝利?那些被紅衫軍勝選蓋過的聲音

原文於13/11/2015刊載於udn轉角國際,寫於緬甸改革開放後的第一次全國大選之後。 11月9號的仰光國際機場一如往常地迎接著前來緬甸渡假,或洽商的外籍旅客和返鄉人潮,通關速度一樣緩慢,接機的人們貼著玻璃隔板興奮觀望著,安檢的X光一樣讓人感覺不踏實。要不是在液晶螢幕上看到全國民主聯盟(NLD)的旗海飄揚,我很難想像前一天剛從專制獨裁轉型的緬甸,正在用選票寫下歷史。 民主啊民主,走過貧窮和戰亂,等了大半世紀的緬甸人好不容易可以離民主再近一點。在此之前,也許大部分的緬甸人一輩子都沒有投過票;老一輩的則不會忘記25年前的今天,NLD在勝選之後被軍方宣告選舉無效,而翁山蘇姬也就此被軟禁長達20年之久。 Advertisements

LGBT 照亮仰光周末夜: 跨界、人權、與歸鄉的緬甸人

原文於23/11/2014刊載於獨立評論@天下  http://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52/article/2107 對於習慣在工作後去酒吧裡小酌一杯或參加派對的許多外國人來說,仰光的夜生活相對貧乏許多。極度重視社群和家庭的緬甸人下班之後很少會在外閒晃,肩負照顧家庭責任的女性更是必須返家。緬甸傳統的茶店文化也與歐美國家的酒吧文化大相逕庭。在歐美國家,夜店或酒吧是個社交的場合,獨自一人前往也可以跟路人談笑風聲、可閒扯、可調情,當然也可以不受拘束地獨自小酌或縱情狂歡。這些酒吧、夜店或咖啡廳就像個舞台,讓來自四面八方帶著各種期待的人們去展示自己,在這些場合裡,什麼故事都有可能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