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斯楚的死,也許是這世界對烏托邦美好想望的最終告別式

剛睡到自然醒的我正準備享受慵懶朝陽與濃濃的古巴咖啡,一如十幾天來在古巴旅行的日子一樣,我總是在睡醒之後才開始想當天要做什麼,但我壓根沒想到會這麼不慎重地迎接這歷史性的一刻,那是2016年11月25號,在我離開古巴的前兩天,我還正打著如意算盤準備再多買幾瓶萊姆酒然後去夜店狂歡到最後一刻。「你們知道嗎,昨晚發生大事!」「怎麼了? 」(我心裡想,古巴還能有什麼大事,人們最關心的應該就是等會兒轉角那家小快餐廳的雞肉飯還有沒有雞肉吧,或是….難道卡斯楚死了?) Advertisements

民主的勝利?那些被紅衫軍勝選蓋過的聲音

原文於13/11/2015刊載於udn轉角國際,寫於緬甸改革開放後的第一次全國大選之後。 11月9號的仰光國際機場一如往常地迎接著前來緬甸渡假,或洽商的外籍旅客和返鄉人潮,通關速度一樣緩慢,接機的人們貼著玻璃隔板興奮觀望著,安檢的X光一樣讓人感覺不踏實。要不是在液晶螢幕上看到全國民主聯盟(NLD)的旗海飄揚,我很難想像前一天剛從專制獨裁轉型的緬甸,正在用選票寫下歷史。 民主啊民主,走過貧窮和戰亂,等了大半世紀的緬甸人好不容易可以離民主再近一點。在此之前,也許大部分的緬甸人一輩子都沒有投過票;老一輩的則不會忘記25年前的今天,NLD在勝選之後被軍方宣告選舉無效,而翁山蘇姬也就此被軟禁長達20年之久。

百年一遭淹大水:天災,讓緬甸從孤立走向國際

原文於27/10/2015刊載於udn轉角國際,寫於颶風過後的緬甸。 雨季來臨,去年在仰光大金塔旁的菜市場路因為暴雨而水深及膝的場景,我還餘悸猶存,剛發動的汽車引擎牽引著強勁水流,一個不小心沒站穩我半個人就跌入水流中,手上剛買的蔬菜水果不知去向,最後終於頂著一隻拖鞋狼狽地爬回家,等著我的卻是停水停電和幾乎快把窗戶吹破的暗夜勁風,望向窗外只見每日上班必經的小路早已淪陷於洪流中。

敬那為了看連續劇而拚命在八點之前把功課寫完的九零年代

原文於29/07/2015刊載於關鍵評論網 http://www.thenewslens.com/post/187872/ 在緬甸生活一年半以來最妙又最莫名的經驗就是跟大家一起去唱KTV,妙在我竟然可以和當地朋友一起合唱台灣流行音樂,我用中文唱、他們用緬文唱,有一搭沒一搭地竟也是一口啤酒一口鹹酥雞就唱到了地老天荒;而說這KTV唱得莫名,因為無論老歌、新曲、中文、英文在這裡一律都有緬語版本,有什麼會比看著緬甸人用緬文唱著劉德華的忘情水或是珍妮佛羅佩茲的Let’s get loud還逗趣莫名的呢? 在大眾休閒娛樂仍停留在看連續劇或是拿把扇子喝茶話家常的緬甸,所謂樂趣還是要靠自己找,跟大家一起去唱歌就是我最大的樂趣之一,即使有歐洲同事對於在大家面前給自己舞台唱歌這件事依然百思不得其解,就像我也從來無法理解為什麼英國人一定要喝到醉才會跳舞是一樣的道理。

「這裡很安全, 這裡沒有穆斯林…」

原文於04/06/2014刊載於獨立評論@天下  http://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52/article/2899 想要在寸土寸金的仰光找個可以落腳的居所本來就不是一件容易事,除了必須用現金一次付清一年份的房租之外,屋裡的抽水馬達堪不堪用、鋼筋結構是否安全、水塔有沒有生鏽、電線管路需不需要更換、以及雨季淹不淹水….等都是決定入住與否最重要的考量。然而,在緬甸,並不是只要有錢就可以入住心目中的理想房舍。比如說,很多屋主是不願意把房子租給穆斯林的。

轉型中的緬甸: 昔日的援助孤兒 今日的國際新寵…更好 或 更壞?

原文07/07/2014刊載於獨立評論@天下  http://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52/article/1599 世界盃足球賽在巴西正打得火熱,而在太平洋的另一頭,一場緬甸國家隊和日本大阪櫻花隊(Cerezo Osaka)的足球友誼賽也在午後炙熱的仰光舉行。此場比賽是日本與緬甸建交六十周年的系列活動之一,主要由一個從事發展與和平工作的日本非政府組織贊助。自從緬甸於2011年宣布由軍人政府轉型為文人政府之後,不只國際上對緬甸的投資增加了 (Foreign Investment),許多已開發國家(尤其是西歐、北歐、美國等傳統援助大國)對緬甸的援助資金(Foreign Aid)也陸續湧入[i],在2011年之後進駐緬甸的國際非政府組織(INGO)較2011年之前成長了約35%[ii],此一趨勢反映出聯合國與歐美國家對緬甸解除經濟制裁之後,資金、商品和人力的流動更為順暢;然而,這些國際援助背後的政治性目的和其對緬甸的深層影響可能更值得探討。